四川眉山弹花机厂总部官网,西南地区的弹花机生产基地

弹花匠故事

作者:admin 来源:四川爱家工贸有限公司 时间:2013-02-08 17:13 点击:
弹花匠的变迁 从古至今,岁月变迁 我们身边的弹花匠也在悄悄地发生变化 古老的手工弹棉花 手工弹棉花 手工弹棉花是一种老手艺了,虽然如今的城市里已经不多见了,但是40岁以上的人都会对弹棉花有着清晰的记忆。随着一声声弦响、一片片花飞,最后把一堆棉花压
从古至今,岁月变迁                 
我们身边的弹花匠也在悄悄地发生变化……
手工弹棉花
 
   手工弹棉花是一种老手艺了,虽然如今的城市里已经不多见了,但是40岁以上的人都会对“弹棉花”有着清晰的记忆。随着一声声弦响、一片片花飞,最后把一堆棉花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,仿佛就是一种魔术,让孩子们惊讶不已。而那时候的弹花匠们也都走街串巷,生意应接不暇。
   在外行人的眼里,弹棉花是个很有趣的事情,而这些工具也挺有特色。有一把专门的弹棉花的弓,根据个人的习惯可长可短,通过用榔头敲击弓上的弦,来沾取棉花,把棉花拼成方形,我们所听到的弹棉花的标志性声响就是由它们发出来的。这就是弹棉花最基本的工具,整理棉花都要靠这个“弓”。
   “檀木榔头,杉木梢;金鸡叫,雪花飘”这是弹棉花工匠们对自己的手艺的一种诠释,也是人们对他们的劳动最为形象的比喻。蒋老汉不善言辞,但干起活来却也一点不马虎。弹棉花不仅是费力也是个精细活,敲弓的时候要花大力气,而“上线”则是细致的工作,要蒋老汉和妻子一起才能完成,摆上一个小小的花样,一条棉被就初具雏形了。
都市,最后的弹棉花夫妻




都市生活如一部快放的电影,许多许多我们曾经十分熟悉的镜头,凝神一想,竟都已是记忆了。“弹棉花喽!弹棉花喽!”“嘭嚓嚓!嘭嚓嚓!”我们有多久没听到这个声音了?
全身沾着棉絮,面色黧黑的吴天成和田秀英是一对弹棉花夫妇。

  10月21日上午11时,夫妻俩正在火车站以东的汽修二厂附近弹棉花,丈夫吴天成的手机突然响了。这让他多少有些意外。吴天成没有名片,有时候他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悄悄写在一些家属区的墙壁上,对这种原始的“广告”他并不寄多少希望。他最直接、最奏效的方式是在小区大声喊叫:“弹棉花喽!弹棉花喽!”

  “你是那个弹棉花的师傅吗?”

  “是的,你啥子事吗?”对方犹豫间,又问,“你是不是带着个小女孩啊!”吴天成纳闷,“就是啊,你究竟啥子事吗?弹棉花吗?”

  对方最后说了一声,“那你就过来给我家弹棉花吧!”

  一年前,吴天成曾经在天水南路这位打电话的女主人所在的家属院弹过棉花,当时他和妻子带着4岁的女儿,临走前,他把自己的电话用粉笔写在了单元门口的水泥墙壁上。一年之后,这个随手写在墙壁上的电话居然派上了用场。

  “上门加工棉絮。电话:xxxxxxx9578”这个印记至今还在。

  在这个院子里,一些找他弹过棉花的住户,对他们两口子的印象极为深刻:一对操着浓重四川口音的中年夫妻,用类似板车的架子拉着弹棉花的机器,他们的小女儿坐在上面,干完活,再拉着女儿离开。那是2008年秋季,出小区大门时,穿过通道的一股冷风,吹得瘦弱的孩子像一片树叶在车子上面飘摇,扎小辫子的彩色头绳格外鲜艳。

  一年过去了,那些弹过棉花的人,对吴天成夫妇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,但他们还记着弹棉匠的小女儿,并以此对号确证:他们要找的就是带女孩儿的夫妻弹棉匠,做活利索,诚实细致。

  当天出现的情景和去年有些不同,在天水南路小汽车修理厂家属区,已经5岁的小姑娘亚亚,在晃荡的车子上面睡着了。父亲吴天成裹上被子,将孩子抱在有太阳的一块水泥板上,孩子依然酣然入眠。

  “把孩子喊醒来吧,不然会感冒的!”好心人劝说。

  “我这娃儿,是风吹雨打过来的,没得事!”

  轰鸣的机器叫响。夫妻俩被纷飞的棉絮沾成一个“雪人”。吴天成这边细致地用双手将撕碎的棉絮喂进弹棉机,妻子田秀英的那一头,雪白蓬松的棉絮滚动成柱状。一个小时左右,院子里两户人家的四条棉絮弹花工序结束,孩子“嗯”了一声,翻身又继续睡去,一个彩色羽毛毽子从被拱开的被子中掉落。吴天成赶紧脱下自己的夹克衫给孩子盖上。

  “孩子就是在车子上长大的,我们走在哪里,把她拉到哪里,很懂事!”吴天成说。

  女儿亚亚出生50天,妻子田秀英就从四川绵阳农村老家把她带到了兰州。亚亚是3个姑娘中最小的一个,夫妻俩一直带在身边。

  “都25年了,有点干不动了!”1985年,23岁的吴天成跟着师傅离开家乡,来到兰州学弹棉花的手艺,那时候,弹棉花普遍用牛筋做弦,长达丈许的大木弓,吴天成扛着木弓,和现在一样游走在住宅区揽活。

  “嘭嚓嚓!嘭嚓嚓!”木槌重重敲击着弓弦,棉花如雪飞舞。“兰州冬天很冷,家家户户被褥多,我们就是奔着这个来的!”那种情景至今历历在目。

  吴天成是当年弹棉川军中,梦想“淘金”者之一。

  10余年之后,师傅回家,吴天成自己买了一台小型的,简陋的弹棉花机器并沿用至今,先是和徒弟搭伙干,后来干脆搭起夫妻摊,就这样一路风雨走来。

  田秀英说,“孩子跟着我们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!”原本想送到幼儿园,无奈夫妻俩早出晚归,无法接孩子,只得一起经受风吹日晒的苦头。

  说着,夫妻俩将弹好的棉花平摊在竹帘上,用纱网兜住。一个结实厚重、光亮可鉴的木盘,在网好的棉絮上面反复碾压,这种力气活儿只有吴天成来做,他的动作一丝不苟,直到碾压平整为止。

  路边午餐

  对于吴天成一家三口来说,多年来午饭从来没有固定的时间,他们只能按照干活的情况,抽空吃饭。

  下午1时30分,从天水南路小汽车修理厂家属区出来。女儿坐在车子上面,吴天成前面拉,田秀英在后面推着。弹棉机和发动机两个铁疙瘩笨重地连在一起,夫妻俩吃力地前行。

  在天水路什字西侧马路旁边,一家三口停歇下来。吴天成从一家蜂蜜馒头店里买来两斤馒头。“蜂蜜馒头,甜,好吃!才7块钱!”

  吴天成回忆,跟着师傅刚来兰州的时候,“一碗牛肉面两毛多,我和师傅用老式的大弓弹棉花,是纯粹的手工作业,一天只能弹出一两条棉絮,但挣的钱能买20来碗牛肉面。可现在物价猛涨,加工一天棉絮四五十元钱,还买不到20碗牛肉面。”

  多数时候,吴天成一家的午餐大都吃牛肉面,或在这家馒头店前啃馒头。“牛肉面,辣椒多,味重,吃多了口渴。”

  一个绿色塑料桶里装着烧好的开水,妻子田秀英喝了几口,递给丈夫吴天成,他喝完,又给女儿亚亚。孩子全然不知生活的艰辛,她双手抱着装满水的饮料桶,一连喝了好几口,脸上还是快乐的表情。

  吴天成嚼着金黄酥脆的蜂蜜馒头,吃得很香,但他的脸上没有表情。他靠树蹲着,妻子倚车站着,夫妻之间只顾吃馒头,彼此没有说什么,孩子偶然的言语或“咯咯”一笑,调节着父母之间寡言少语的单调。

  阳光穿过赤裸的树冠,洒在一家人路边午餐的情景里。

  这位今年48岁的中年男人,只靠几个馒头填饱肚子,以此对付一天的苦力劳作。他似乎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。

  “你和娃看着机器,我到里面喊去!”吴天成吃完最后一口馒头,抹了一把嘴,起身穿过煤炭招待所大厅,直奔煤炭家属院小区。

  妻子等待丈夫的电话。

  找活

  “弹棉花喽!弹棉花喽!”

  吴天成走进密密匝匝的楼群,一个劲地喊起来。他盘桓在楼群之间,几个来回下来,喉咙干燥沙哑。

  “唉,不行啦,嗓子难受,喊不出来了。”但他没有喊过的楼群,不能空着走过去,停下来歇一会,便继续喊。

  天冷了,“家家窗户都关得严实,里面听不见!”不过,他也习惯了,“干我们这一行,就是碰,能碰上就干,碰不上再找!”

  到了小区东边,楼上窗口里突然有人喊要弹棉花。弹棉花的女主人急着要去上班,一下子拿下来了好几条被褥,有的还没有拆完。

  老吴将加工的尺寸逐一写在手腕上,笑言,“你去上班,这些我给你拆!”“嗯,这些棉絮好。”老吴看见一些干净洁白的好棉絮,心里会欣喜一阵,粉尘少,“不太呛人。”

  活儿多,夫妻俩戴着大口罩,光弹棉花,就耗去了近3个小时。

  据老吴所知,他和妻子可能是兰州为数不多的几个弹棉匠。“多数人都嫌太脏,对肺不好,改行不干了。”20多年前,和老吴一起来兰州弹棉花的四川老乡不下三四十人,“现在大多数搞建筑去了。”

  此刻,在不远处安放健身器材的地方,院内的不少老年人正在锻炼身体。他们的身边有一群孩子。女儿小亚亚完全沉浸在和孩子们嬉闹的快乐里;秋叶纷纷落地,组成火红、橘黄、褐色相间的画面,她捡起好多,送给比她小的几位小朋友。她的神采是那样的天真、惬意。

  吴天成远远地看着女儿喊了一声,“亚亚,不要跑远!”说完,他继续埋头干活。在煤炭家属院小区,吴天成两口子一直干到天色将晚。

  尽管生活如此艰辛,但现在,老吴活在另一种希望里。

  希望

  当天,老吴的最后一单生意在冶金设计院家属区。

  原本晚上六七点就可以回家的,今天的活儿格外多。夫妻俩虽然困倦,但想着多挣点钱还是坚持把活儿接了下来。

  晚上7时20分,住宅区院内的窗户已是灯火通明,两口子卸下竹帘、棉絮纱网、凳子、木盘,老吴扛起弹棉机,妻子很费劲地从下面将车轱辘卸下来。夜里,他们又搭起了摊子。

  “是不是累了啊?坚持一下!”看着妻子动作不灵便,老吴给妻子田秀英鼓劲!

  机器在轰响,夫妻俩忙乎的身影,在路灯下时而叠加在一起,时而晃动在一旁的墙壁上。

  大人习惯了吃苦、坚韧,孩子也学会了忍耐。天冷了,院内安静,很少有小孩玩耍,小亚亚自个儿踢毽子;一会儿又觉无聊,嘴里哼唱着从电视上学来的不知名的歌儿,蹦蹦跳跳,打发时光。

  弹花结束,机器戛然而止。院内出奇的安静。田秀英说,“抓紧些,孩子饿了,也冷了!”

  在夫妻俩的心里,他们最疼爱的还是这个小女儿。两位姐姐都在绵阳老家由爷爷奶奶带大。去年,20岁的大女儿出嫁,二女儿现在上初中。姊妹三个,唯独小女儿一直跟在他们身边长大。许多时候,女儿的欢笑声驱赶着夫妻俩的孤独与疲劳……

  当年的农家孩子吴天成,父亲只给过他一次人生选择的机会。高考那年,吴天成以2分之差落榜,家里兄妹三人,父母无力让他复读。从此他的命运轨迹呈另一番形态延伸。

  有时,老吴会想起当年和父亲眼神对峙而又无奈的情景。这个结,在他心里已经化解。他做了父亲后,也谅解了父母。

  和大多数农村家庭一样,老吴希望生个男孩,将来撑持这个家,但妻子田秀英一连三胎,都是女孩,“违反了国家政策。”老吴笑着说,自己被罚了好几万元的款。可现在他也想开了,“社会在进步,男孩女孩都一样。”

  去年,有位通过弹棉花认识的好心人,看到老吴两口子整天奔忙在街头很艰难,想给2万元领养小亚亚。老吴笑着说,“再苦再累,我娃儿我能养得起!”

  当天晚上,老吴夫妇从冶金设计院家属区干完活出来是晚上8时20分,回到红山根租住的地方已是9时许。

  当天,是老吴夫妇近一段时间来弹棉花收益最好的一天。除过油钱、吃饭、网纱等成本,两口子赚了200多元。

  但这样的好运气不是经常能碰到的。

  接下来的两天,老吴嗓子喊哑了但生意稀落。

  22日整天,老吴两口子只接到一单生意,加工了两条小褥子,“没有挣上几个钱。”

  23日上午,老吴一家三口从9时出门,到11时30分,还没有碰上一单生意。没有生意,吃晚饭都没有胃口。

  两口子拉着小亚亚,沿着盘旋路周边游走,老吴连续喊了几个家属院,没有一点动静。在巷道口等待的妻子田秀英很是着急。

  这个临近中午的时刻,吴天成似乎突然顿悟:25年过去了,他所熟悉的火车站、定西路、天水路和平凉路等路段家属区,许多退休的,热心于拆拆洗洗的老大妈,在不知不觉中见不到人影了。

  城市的巨大变化,除了让他感受到了生存成本的直接增加,其余的几乎与他没有多少关系。但这个熟悉的逐渐消失的老妈妈群体,几乎周期性地割断了他生存的部分人脉链条。

  “嗨!年轻人都忙着上班,他们哪有工夫做被子啊!”吴天成估算了一下,1985年他来兰州的时候,他认识的许多老大妈“都是七八十岁的年龄了,现在大都不在了,有的搬家,有的去世!”而年轻人,多已经不盖老式的棉被了,都是从商场买的各种新式被褥。他无法预测,在城市,弹棉花的生意还能继续多少年?

  “弹棉花喽!弹棉花了!”

  吴天成扯着嗓子,他的声音依然响彻在这个城市的角落。在这个冬天即将来临之际,10月的最后一周,将是他25年弹棉花生涯的最后日子。

  吴天成已经决定了,11月,夫妇俩将带着女儿回四川老家,让孩子上学,让孩子更加快乐地成长,这是两口子最大的希望。
 

关键词:弹花机 弹花匠 故事,弹花机,弹花匠,故事
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 

    江西周弹匠的弹棉花店添新弹花机啦

    贵阳胡老板购买的精细弹花机安装好啦

    德阳谭老板的全套做被子机器安装好啦

    山西关弹匠购买的精细弹花机安装好啦

    河北承德马老板的精细弹花机安装好啦

    吉安刘女士的全套弹棉花设备安装完成

    湖北杨老板的做被子机器安装成功

    湖南邓女士的棉被加工厂开工啦

    山东高女士的全套做被子机器安装完成

    车上的流动弹棉花店 月入数万元

    2016年网上弹棉花可行性报告

    千层无网被由来,弹棉花的历史

    大学里卖棉被的绝招

    弹棉花外行怎样选择合适的弹花机

    弹棉花是如何赚钱的-湖南篇

    弹棉花是如何赚钱的-甘肃篇

    学知识:O2O模式详解

    被子现做现卖的模式好不好

    千层无网被销售技巧有那些?

    投资弹棉花连锁店的前景与优势

    弹棉花店选址是技巧

    精细弹花机与宽幅弹花机的区别

    弹棉花做被子的18种美

    弹花机售后服务流程

    弹花机经常是烧坏电机是什么原因?

    千层无网被对身体有那些好处

    新手弹棉花应了解哪些相关知识

    如何合理提高精细弹花机产量

    精细弹花机的正确使用方法、安全操作

    精细弹花机常见故障及其处理方法

    我们的地址:四川天府新区眉山科工园一路西段 客服热线:13890306913;18048163295 座机:028-38289310
    Copyright © 四川爱家工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09041853号
    公司主营弹花机、精细弹花机、千层无网被机器、大型弹花机、多功能弹花机、棉被加工机械、无网棉揉机、全自动弹花机等
    新浪博客 网站地图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

    川公网安备 51140202000108号

    关闭窗口